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姐妹囚笼

姐妹囚笼

事情的开端是这样的——

“雪依,你最近睡觉睡不好吗?”

“是的,学姐,真的不好意思呢。主要是之前听说学姐的男朋友是心理医生,所以我才特别拜托的啦!”

坐在医务室里的两位女生都穿着芝宫学园的制服,深紫色的华丽外套加上同色的百褶裙,配以漂亮的皮鞋和过膝袜,是充满青春气息的学生妹的样子。

方雪依正在求助的对象是之前在补习班认识的同校的学姐丽雅,而面前拥有优雅端庄的气质和清冷气质的美人也温柔地笑了。

“那就没办法了呢,我会和阿天说一下的啦。”

雪依知道,学姐曾经也有失眠的症状,后来她无意间与读大学心理系的网友端木天相识后,对方似乎用什麽神奇的技巧治好了催眠,两人也顺势成爲了情侣。

而在这麽约好后,隔天,就读同一所城市的大学的端木天就来了,而他正与女友丽雅一起坐在医务室中,看着在午休时间抽空过来接受治疗的雪依。

雪依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即使这个年纪的高中生都喜欢把裙子改的短短的,她却依旧循规蹈矩地让裙子在膝盖以下,同时扎着朴素麻花辫并戴着文气的眼睛。

“雪依同学是吧,你失眠严重吗?”

“有时候会不舒服,所以拜托端木学长了。”

看见面前一脸微笑的男生,她有些害羞地笑了。

丽雅微笑着加入了对话。

“没问题的啦,我之前的失眠比起你一定更严重呢。”

“那,那就好。”

这时候,端木天站了起来,他开始翻找着自己背过来的包。

“总之,我们可以开始治疗了呢。”

“嗯。”

雪依乖乖地点着头。

而端木天抽出了盖起来的笔记本,当他打开屏幕后,上面出现的是不规则的图案,仿佛屏幕保护程序。

盯着时而直时而弯的图案,雪依困惑地眨了眨眼。

“学长,这是什麽呢?”

“催眠疗法的话,首先就要让人进入放空的状态,这样才能够方便后续的操作吧?”

“啊,说的是呢。”

“你只要盯着屏幕,听我的引导就好了哦。”

“是的。”

雪依点了点头,同时她偷偷看向微笑着站在一旁的丽雅,发现她居然已经入神地看向屏幕了。于是少女也不做迟疑,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认真地盯住了屏幕。

上面变换着的图案让她无法分辨其内容,只能紧盯着不断变换的顔色,但是神奇的是,随着注意力集中到无意义的图案上,雪依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雪依,你看见了什麽?”

“各种图形,还有漩涡……”

少女茫然地盯住屏幕,下意识地回答。

“漩涡的话,你的意识是不是会被吸进去呢?”

“是……”

随着自己被动地随着对方的引导开口,雪依的眼神变得恍惚,那些画面不断旋转,仿佛把她吞噬了一般,身处漩涡的自己就这样无助地下沈。

感觉到眼皮的沈重,雪依努力地撑着眼,却忍不住涌上的困意。

“舒服吗?”

有个声音在询问自己。

“舒服……”

雪依不清楚这是不是自己的声音。

“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而且你会绝对听从我的声音。”

“是……”

因爲思考真的好累,所以雪依选择让自己随波逐流,任凭声音引导着自己。

她的眼神变得非常微弱,神采也几乎被完全打散。

这时,端木天的手放到了她的头顶。

“现在你会睡着,你太困了,你无法抵抗困意,因爲这是主人要你睡的。”

当大脑完全理解了话语的意思,雪依的意思也随之沈入了海底……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的床上。

少女直起了身体,困惑地环顾四周。

“你醒了啊。”

突然出现在身旁的端木天让她吓了一跳。

但是当她看见对方值得信任的脸,还有成熟的气息时,雪依没来由地一阵脸红心跳,刚刚提起的警惕心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啊,端木学长,我睡着了?”

“嗯,我使用催眠疗法,果然让你睡着了呢。”

“好神奇。”

雪依兴奋地惊呼起来。

然后她才注意到,旁边的床上躺着另一个美丽的少女。

丽雅学姐就像睡美人一样,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酣睡着,一起一伏的丰满胸部惹人遐想。

“丽雅学姐也睡着了?”

“嗯,似乎在催眠你的时候不小心被波及了呢。”

“那我们说话轻一点,不要吵醒她……”

“没事的,我设定她十分锺后才醒来哦。”

“设定?”

“不要在意这个了,雪依,让我教你催眠吧。”

端木天没有回答雪依的问题,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水晶吊坠。

一瞬间,雪依的瞳孔微微扩大,但是又马上恢複,导致少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

更神奇的是,当水晶吊坠出现在眼底时,雪依的心噗通地跳了起来。

吊坠带着不可思议的吸引力,让她无法做出更多的思考。

“你可以用这个自我催眠哦,以后治疗失眠的时候就不用我来了呢。”

“啊,谢谢学长。”

她几乎以贪婪的表情接过了吊坠,然后放在怀中爱不释手。

“你知道怎麽用项链催眠吗?”

“我……不知道。”

“就像之前你看着电脑屏幕一样就好了哦,不断来回摇晃项链,然后注视它,输入一些指令。”

“可是,要输入什麽指令呢?”

雪依没有注意到现在的自己好笨,就像是什麽都不懂的孩子,只能让端木天主导着对话,然后自己全盘接受。

而端木天此刻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你只要对自己说【温柔】、【服从】就好了哦。”

“温柔、服从……”

雪依盯着项链,然后这麽默念了一句,然后就有一股不可思议的感觉从心头升起。自己仿佛身处云雾,而自己在这片漫无目的的世界中只要按照催眠指示地变得温柔和服从就好了。

全身无比放松,仿佛每念叨一次,自己就会真的变温柔和服从,这样身体的体验既让雪依脸红心跳,又让她意识朦胧,仿佛要睡去一般。

看来会很有效呢。

雪依这麽想着,嘴里却还在念叨着【温柔、服从】。然后她只觉得下一秒,世界一片黑暗。

当她醒来的时候,端木天依旧站在自己身旁,而自己被脱下了鞋子,放平了黑裤袜包裹的双腿躺在床上。

“你醒啦。”

端木天再度对她微笑起来。

“啊,我,我又睡着了?”

雪依有些慌张地起身,然后她红着脸捂住刚刚好像有些卷起的裙子。

“雪依,你已经变得很温柔了哦。”

“是的。”

听到了端木天的话,她没来由地有一股赞同的感觉,所以她以不可思议的温柔口吻附和着,脸上带起了微笑。

少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什麽不对劲,但是她现在很舒服,很轻松,心里连一丝负面情感都没有。

“雪依,你也变得很服从了呢。”

“什麽……”

“把裙子掀起来吧。”

“是……”

反射性地对面前的人的命令做出反应,雪依乖乖掀起了裙子,裙下是一双黑丝美腿,裆部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里面水色的内裤。

虽然这应该是害羞的事情,可是雪依心情很平静,甚至因爲自己正在做着如此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开心着。

“还记得我交给你的自我催眠的方法吗?”

“我记得。”

“不过我再教你哦,接下来你自我催眠的时候要默念【发情】、【淫蕩】”

“发情……淫蕩……”

一股神奇的感觉催促着自己这麽做,所以雪依依言看向了项链。

凝视着摇晃着的项链,她怔怔地念叨着。

“发情,淫蕩……发情,淫蕩……”

不知不觉,她的意识再度坠入了深海。

当她醒来的时候,下体突然的刺痛让她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嗯……”

“雪依,你醒啦。”

“学长……”

她开始打量自己的身体。

不知爲何,自己的内裤被拔下来脱到了旁边,裤袜虽然穿了回去,裆部却被撕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里面的小穴,而且明显可以看见蜜唇都已经被干的红肿,阴毛也沾满了液体,看上去一片狼藉。

雪依的心底升起了不好的感觉。

“学长,你……”

“雪依,温柔。”

“……你对我做了什麽?”

她刚刚想要变得生气的口吻再度变得温柔,眼神也柔情似水,仿佛自己正在于情人进行着浪漫的嬉戏。

特别是当雪依对上了端木天的眼睛,就觉得自己的心灵完全被锁住,思想只能按照对方的意思走。

“我帮你破处了哦。”

“是这样啊……谢谢学长。”

温柔的雪依知道了失去珍贵处女后,尽管下体还在隐隐作痛,脸上却笑得愈发温柔,心中莫名其妙感激的情绪让她发自内心地开心起来。

“对了,我催眠你了呢。”

“是的,我也觉得是这样。”

雪依傻笑着点了点头,明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但是想要顺从面前人的情感却让她不再思考别的事情。

“你在被破处的时候的确很淫蕩呢,乳头和阴核都有变态发情哦。”

“那实在是太好了呢。”

脸上露出了快乐的红晕,雪依娇美地扬起嘴角。

“我听说了,你有个姐姐吧?”

“是的。”

“那麽,就用项链催眠她吧,让她变成你的奴隶,然后在把她献给我。”

“是的。”

“对了,你之所以失眠,是我可爱的丽雅催眠你在先的哦,不过你比她有天赋多了,毕竟她都没有成功地把你变成我的奴隶呢。”

“对不起,主人。”

一旁的丽雅开口了,仿佛备件的女奴一般,表情惶恐而又失落。

不过端木天只是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头。

“无妨,毕竟你也帮我钓来了可爱的学妹啊。那麽,雪依,睡吧——”

当雪依对上端木天的视线后,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回过神来的时候,雪依发现自己已经回家了。

那是个小巧而又温暖的家。

因爲父母在海外工作,自己与唯一的姐姐居住在这里,而自己的姐姐是一名女警,除了容貌非常出色意外,还拥有很强的业务能力,曾经逮捕了很多穷凶极恶的歹徒。

站在玄关,自己看见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的自己的姐姐雪嫒。

与一般的女警一样,虽然正在休假期,爲了能够紧急出动,她穿着女警的制服,上半身是蓝色的衬衫加领带,下体是包臀的黑色短裙。裙下的玉腿穿着高级的透明肤色丝袜,因爲姐姐正侧躺在沙发上,所以修长的玉腿一览无余,从大腿到足尖的线条顺便纤柔,足以让所有男人疯狂。

在看见妹妹放学回家了,雪媛对她自然而又毫无戒心地微笑着。

“雪依你回来啦。”

“嗯……”

雪依愣愣地点了点头,总觉得今天的自己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好像,自己忽略了什麽重要的事情。

啊,对了,自己要催眠姐姐呢。

这样的欲望无比强烈地升起,所以雪依的脸上挂起了笑容。

“姐姐,我有事情要和你分享哦。”

“嗯?是什麽?”

英气四射的警花雪媛在妹妹面前也只是个通情达理而又温柔的姐姐,所以她笑眯眯地询问。

不过她敏锐的直觉发现了妹妹身上的违和感。

(总觉得……雪依的气质变得更加成熟温柔了呢,明明平时更会撒娇啊,而且双腿也有些痛苦地夹紧呢。)

想着之后再问问,雪媛随着一脸兴奋的雪依坐到回到沙发上。

“所以你说的催眠是怎麽回事呢?”

“这是我学长教我的哦,放松啦~”

“好的。”

怀着陪小孩子玩乐的心态,雪媛依言放松地吐出一口气,然后并拢双腿,端庄地将手放于膝头。

“姐姐,你看这个项链。”

“……”

当雪媛看见妹妹掏出来的项链的时候,仿佛后脑勺被锤子击打了一样,身体微微动摇了起来。

而雪依则开始摇晃起了项链。

“姐姐,看準了项链哦。”

随着雪媛的视线紧盯着项链,她的眨眼开始频繁了起来,头脑也变得不太清晰,就像整个人都潜入了水中一样,身体轻飘飘的,意识开始飘散。

“你现在觉得自己很轻松,而且因爲太轻松了,你无法思考,只能被动接受我的教育……完全放松,将身体与心灵交给我。”

“身体……心灵……?”

姐姐就像是睡美人一般,美丽的头微微倾斜,嫣红的嘴唇说着被自己引导的话。虽然她似乎还没有屈服,但是看着这幅场景,雪依觉得自己好兴奋,好淫蕩。

(我……正在催眠姐姐……)

脑子变得很奇怪,雪依却听到了身体中的声音,是那个声音命令自己改造姐姐的,那是无法违抗的、完全代表自己意志的声音。

这是自己想要做的,所以一定要把姐姐催眠成自己的奴隶。

这麽想着,雪依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窃笑。

因爲自己的姐姐是意志坚定的警察,所以要小心翼翼地进行催眠呢……不过因爲对方对于妹妹的信任,姐姐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姐姐,你愿意把一切交给我吗?”

“我……不行……”

“姐姐,我是你的妹妹,姐姐对妹妹好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是……天经地义……”

“所以姐姐不会拒绝妹妹的拜托,而且全心全意想着妹妹。”

“全心全意……想着妹妹……”

“不会对妹妹羞耻,理所当然地听从妹妹。”

“理所当然地……听从妹妹。”

“姐姐是妹妹的奴隶。”

“姐姐是……妹妹的奴隶。”

说到这里,雪媛的脸上露出了仿佛经曆了洗礼一般的表情,虔诚而又圣洁。

闭上眼睛的雪媛在黑暗中找到了光明。

那就是妹妹。

她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是爲了妹妹。

自己是妹妹的奴隶,一切都听从妹妹。

虽然自己还维持着原本的人格,虽然思考能力丝毫没有被影响,但是自己是妹妹的奴隶而且必须听从她的思想已经如同吃饭睡觉一般印刻在心底深处。

“睁开眼睛吧,姐姐。”

“……”

随着雪依的命令,雪媛睁开了眼睛。

之前的呆滞一扫而空,她美豔的脸蛋上浮现出了性感的绯红。

“啊,雪依……不,主人……”

她拨弄了一下鬓角的头发,虽然神态依旧是之前英气满满,在看见妹妹的时候,她的眼神却瞬间变地娇柔顺从。

妹妹就是自己的主人,这个理念深深地关注到了自己心底,变成了与常识无异的东西。

“姐姐,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吗?”

雪依调皮地扑到了姐姐怀里,一边可爱地蹭弄着她香软的胸部,一边询问。

怜爱地低下头,雪媛看向妹妹的眼神只有顺从和依恋。

“是啊,妹妹好厉害,姐姐完全变成奴隶了呢。”

“嘻嘻,真好。也就是说姐姐你会完全听我的话咯?”

“是啊?别看姐姐我现在和平时没什麽区别,其实心里可服从你了呢。”

“那给我看看你的胸部~”

“好的。”

丝毫感觉不到羞耻,雪媛带着欣喜的表情缓缓解开了胸口的扣子,伸手解开内衣后,一对又大又白的胸部就跳了出来。

“啊,姐姐的胸部好大。”

“雪依长大后也能这麽大哦~”

“嗯嗯,我好期待哦。”

“对了,雪依,你怎麽会催眠呢?”

“那个啊,是学长教我的啦。”

“学长……”

“嗯,学长催眠了雪依,然后让雪依把姐姐变成我的奴隶,之后他一定也会上门享用姐姐的。”

雪媛的眉头在此刻微微皱起。

对于妹妹的关心让她的理性恢複了一丝丝。

“这麽说,你已经被他……”

“是啊,被催眠了然后强奸,夺走第一次了呢。”

雪依说着这个的时候,脸上却全无悲伤痛苦的表情,只是幸福地微笑着。

雪媛感觉到了胸口的愤懑。

“让我去逮捕那个禽兽……”

“不行哦姐姐,因爲学长是雪依的主人了,如果姐姐能够陪着雪依一起服侍主人,我会很开心的。”

“嗯,如果能让雪依开心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呢,毕竟妹妹也是我的主人,我要让主人开心啊。”

汹涌的情感被镇压,雪媛反而因爲妹妹天真的表情和欢喜的话语而融化,她的世界满布粉红色的爱心。

现在的自己已经身不由己了,虽然维持原本人格,但是身体已经变成了爲妹妹而存在的东西了,这样也没办法嘛。

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红霞,心灵被充分改造囚禁的姐妹开始翘首等待主人的到来。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