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鬼不语

鬼不语
  流传甚广的解释是圣人从不说怪异鬼神之事,也有新解认?其本意是孔子不说话了,唯恐用力分心影响精神。但是,世人多不求甚解,这本是一句警语,其真正的意思是:对于超越自己理解能力的「物」,超乎自己思维能力的「事」,则不应直呼其名,不应描述其形,最好连知道都不要知道,否则只会惹火上身,自受其害。

    我叫苏梦枕,今年25岁,是一家名叫「金风细雨楼」的祖上传下来老字号古董店的少东家,目前正在店内精研业务,父亲苏幕遮年岁一天天增大,故此有意培养我接班,从淘货鑒宝人情往来各方面都手把手教我,他非常看好我,私下酒桌上和朋友说这臭小子恐怕是风雨楼从祖到今最有天赋才华的接班人。

    金风细雨楼坐落在号称豫城十景之一的城中百花湖旁,曆史悠久,是家百年老店,按照族谱记载,自元末明初就已建立,期间曆经战乱大火,各种运动,损毁不下二十次,但每一次都修葺如初,堪称奇迹。

    楼子开得久,自然底蕴深,车水马龙,能见到各色各样人等,遇到五花八门的新奇故事,我的年龄很轻,但我的故事却比很多老一辈一生走过的路还多,比他们上过的桥还九曲八弯。

    窗外淅淅沥沥下雨了,我喜欢秋雨,每当这节气风雨楼外百花湖畔就会满树满树开满白花,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繁花千树,落英缤纷,衬着这雨丝花朵,袅袅秋雨,蒙蒙烟湖,当真是空灵凄豔,百花满湖,随之而来一股淡淡的哀愁,仿佛与天地的悲伤连在一起,却又一晃即逝,哀而不伤,是?物哀。

    正把玩着手中的上品官窑青花瓷,看着这天青如碧空湖水的绝美釉色,陶醉在怪斧神功的神奇造化感中,突然珠花帘子一阵响,老管家董立山进来轻轻地吐出几个字:

    「有人找红袖刀。」

    原本漫不经心的我浑身一震,「红袖刀」这三个字在这城市知道的人屈指可数,向来只在小圈子内流传,它不仅代表一把「刀」,而且代表一种身份,一个人,一份使命,一种责任,自从我唤醒继承了「它」后。

    金风细雨楼对外经营宣传的是一家百年老字号古董店,但其真正身份却是一个家族的传承,这种类型的家族在扶桑叫阴阳师,在欧洲叫驱魔师,在这裏,叫守夜人。

    我们家族传承至今的目的,就是和其他地方的守夜人一样,维持黑暗与光明的平衡,尽管有光的地方就有影,但有时候影子想要吞掉光,那幺我们就要让它安分一点,不要太出界,?此还与各个地界城市的黑夜势力定下规则,彼此各行其道,人走人的路,鬼过鬼的桥。

    我是流传于小寒山派守夜人的第九十九任继承者,与其他前辈不同,我一出生就碰上天狗食日,黑日降临,接生护士说我刚出来那会都不会哭,只是冷漠的不像人似地看着她们,把大家都吓坏了,正逢外面太阳只剩一圈金边,整个场景让她们终生难忘,无论阿姨们怎幺哄,我就是理都不理的看着,直到数分锺后太阳重新出来散发万丈光辉,我才啼哭出声,所以这帮碎嘴的护士都给我取了一个「妖孽」 的绰号,传得满院皆知。

    我的通灵天赋很早就显现出来了,辨怪识鬼一学就会过目不忘,更惊人的是十岁那年,无意中贪玩来到曆来被列?绝对不可碰触的家族禁地的风雨楼地窖,并瞎猫碰死耗子的被供奉在一尊千手千面黑佛似地塑像面前的红色袖刀划伤手,然后红刀诡异认主,我就这样莫名其妙无聊至极平淡如水的成?继承并号称「红袖刀」的族内有史以来第四位刀主,同时也是他们中间最年轻的一个,至于其他三个,每一位都是族内惊天动地的大人物。我一直搞不明白,同样是流点血,怎幺其他人就没法让刀认主呢?

    身负重托,我也表现得不负?望,很对得起父辈的栽培,战果赫赫,连着接了几笔大单子:百年不遇阴阳尸煞修炼而成的湘西尸王、灭绝已久重新出现的梦貊、传说来自极渊黄泉的独眼祸蛇都成?了我的刀下亡魂,任务也完成的干净利落。

    此番来人居然知晓我的身份,那必是圈内人或圈内人引荐而来,我放下青花瓷,来到前厅,只见一个穿着淡雅内敛,满头青丝婉约如水的女子正坐在黄花梨长椅上慢悠悠地喝茶,低着头看不清脸,但这身姿动作就已经柔媚已极,风情万种。

    「苏先生……」一声娇呼又柔又软,隐隐带一丝磁性的沙哑,女人听到脚步声,忙惊喜地站起身来,我俩同时微微一愣:

    这女人俏脸娇羞,妖豔迷人,简直如水蜜桃一般熟到骨子裏去了,肌肤吹弹可破,似乎一掐就出血,满头乌云青丝倾斜至肩,身段更是高挑,至少1米7的身高很是惹眼,胸前波涛起伏,大腿又长又直,臀丘虽罩在裙下,但从裙子紧绷绷的程度来看尺寸极?可观。

    她很美,香肩,手腕,前胸,后丘都划着圆润的曲线,与她的美貌比起来,其实更加逼人夺目的是她的媚态,是一种酥麻入骨春色满园的妖媚,眼波含水,这种惊人的豔色媚态简直可以让任何年龄段的男人荷尔蒙疯狂分泌,简直媚得近妖!

    她愣愣地看着我的脸,微微出现一剎那的恍惚失神,没想到被雷老郑重引荐的守夜人居然这般年轻……好看,漂亮的简直让自己也嫉妒,不知想到什幺,她脸上的媚意豔色更浓了,愈发光色流转起来。

    简单寒暄几句,我知道了她叫黄樱,35岁,是一家房地?企业的副总,亲手给她泡了杯清茶,终于说到正题,她期期艾艾好半天,方才吞吞吐吐地踟蹰说道:

    「我,我,最近时常做怪梦,额,说起来很丢人,我……我被不知道什幺人在梦裏,在梦裏强奸」

    我眉头立刻皱起来,鬼压床?梦魇?这可是两种最常见的情况,反正都是吸人精气,借此凝聚鬼体,不是什幺好货。

    「……是这样的」她脸色更红更媚了:「从上个月开始,每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都是一个黑糊糊看不清脸的人爬上来,我动不了,叫不出声,然后,然后就被他那样了……」

    「黄女士,那你每次被他强奸之后,有没有身体发虚浑身无力的感觉呢?」

    「没有,只是,只是……」她脸红得几欲滴水,贝齿紧咬着下唇欲言又止。

    「只是什幺?您的介绍很重要,我需要更多的细节」真奇怪,没有被采补而导緻的身体疲劳,之前的两种猜想恐怕全部错误,我必须知道更多才行。

    「只是,每次他都会把我弄到好几次,完了以后就醒来,感觉好空虚,就,就特别难受,身体发热很久」她说完死死看着我,眼裏绽放出毫不掩饰赤裸裸的媚意春色。

    「……那幺,最近,或者说一月前,你家裏有没有什幺异常的现象或者变化呢?」

    「恩,有的,我老公搞关系不知从哪弄来个个古玩,样子挺奇怪,是雕刻成青铜怪兽的摸样,听他说是殷商时候的兽形印,大祭司祭天的时候用的道具,现在有价无市,都抢疯了。」

    「什幺?殷商?你们好大胆子!」

    这女人的傻老公绝对是蠢猪一头,在古董界与摸金界代代流传着一句话:明清财,唐宋险,秦汉到了顶,殷商阎罗殿裏走。意思很简单,越是年代久远的东西越是难以预料,一般秦朝就是所能承受的顶点极限,至于殷商那等妖魔横行的时代,流传的东西变数太多太兇险,随时可能丧命。这也就是?什幺现在市场上从未见过秦汉以前古玩的真正原因,我记得父亲曾说过有个癡迷古玩的官员贪汙了个汉朝的玉佩,结果被裏面藏着的「东西」活活炼成了永不出门永不见光的傀儡,直到某次查户口才发现,伤了好几个人,被民警持枪击毙时发现流的血都是黑的,全身的内髒居然全部在他自己的胃袋裏发现,被嚼得粉碎。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感觉到事态不对,黄樱也吓傻了,事不宜迟,我立刻坐上她的车,来到她家裏,我几乎有九成把握,怪梦就出在那个古董身上。

    黄樱大美人的豪宅极?宽敞,独栋别墅的院子很大,假山流水小溪花草错落有緻,花树满园,藤蔓堆叠,充满着浓浓欧陆田园风格,院子裏还养了许多小动物,小狗小鸡小鸭来回嬉戏,甚至还有一只灰色的狸子,趴在树下幽幽的看着我们,神态淡然安详,整个庄园一派生机勃勃绿草如茵的美丽景象,真让人难以想象这裏会发生这幺诡异的一切。

    来到装修豪华挂满粉红帷幕的卧室,看着那个角落裏放着的青铜兽印,我本能地感觉到一种苍凉古朴的远古气息扑面而来,印不大,方形的印上蹲着一只小兽,有点像狐,但四肢上有小翅,仿佛随时振翅欲飞,遍体夔纹,堆叠重覆,显得颇?精美古韵,难怪她老公爱不释手了。

    我注视着,沈思着,很显然,这玩意定是元兇无疑,可是怎幺处理就是个大难题,扔掉不可能,这等兇物通了灵,只怕会自己找回来;毁坏?先不说她出差在外的老公会不会回来和我拼命,就是真想毁只怕也不容易,极易遭受诅咒反噬之类的风险,最安全的办法就是静待鬼物现身,然后找出其弱点,以家传秘术破之,实在不行还有大杀器红袖刀,作?家传布都御魂降魔之刀,尽管使用有诸多限制,但保命不成问题,那只倒霉的湘西尸王本已炼成飞僵之身,飞天遁地下海擒龙无所不能,一路高歌猛进打得我节节败退,结果正当它要放出杀招时被护主的红袖刀滴溜一转脑袋落地,在地上乱滚犹自大睁着眼死不瞑目。

    我伸出左手,指尖一划,血滴在右手心上,血滴滚来滚去,冒出红豔豔的妖异光芒,无数蝌蚪状符文在裏面流动嬉戏,慢慢变成一个眼睛的模样,我对着看傻了眼的黄樱勾勾手指,将红色眼睛扣在她眉心上,这是秘术:化血?瞳,只要放在对方颅骨天眼处就可以形成破幻之眼,看破一切虚妄,将真实的影像传达给施术者,像个监视器一样极?方便。

    天,渐渐黑了,夜,渐渐深了,我和黄樱聊得颇?投机,因?见多识广眼皮子杂,我对于各种奇闻异事如数家珍,加上之前干得几件漂亮仗黄美人也有所耳闻,此刻好奇宝宝一样缠着问个不停,一会咯咯娇笑,一会吓得俏脸煞白,听得如癡如醉。

    我们一直聊到座锺敲响十声,黄樱脸色微变,我拍拍她的手,安慰着让她回房上床睡觉,而我悄悄的来到卧房隔壁的保姆房裏埋藏起来,打坐静气,运起神通,双眼闪过一丝血色,正是联通黄樱额头血眼的征兆。

    血瞳视野极?广阔,如帷幕一样将整个卧室尽收眼底,此时只见身材高挑丰满的黄樱躺在床上,手微微发抖,闭着的双眼眼皮轻颤,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着,显然正忐忑不安,想着心事。

    又等了许久,约莫有四五十分锺,终于窗外呼啦啦刮起一阵旋风,吹得院子裏花树沙沙作响,整个房间裏的月光仿佛都暗淡下去了,耳边突然什幺声音都没有了,不再有虫鸣风啸,静得可怕,静得诡异,我赶紧打起精神,正主来了。

    一股子黑气从窗口如脓水一般流进来,渐渐翻腾不休,凝聚成形,在这诡异无比的过程中,黄樱在床上却毫无知觉,本来还辗转反侧的娇躯反而停下来,呼吸沈稳,显然已经进入梦乡,看来这东西每次都是用这种方法让黄大美人入睡,?装成梦中交媾,这种术显然不是鬼压床这种货色能使得出来的。

    我静静地看着,那个黑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凝实,渐渐形成了一个黑皮肤白眉毛胖乎乎的小老头,约莫一米高矮,只是那张丑陋布满老年斑的脸上五官明显不似常人,反倒更像某种野兽,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嘴巴突出,又宽又大,下身更是狰狞恐怖,硕大的完全不成比例的阳物在胯下晃来晃去,尽管没勃起仍如同正常成年人的一般,子孙袋就跟个面粉口袋一样,随时可以把大的夸张的阳物整个包进去,这样的奇物长在它那侏儒似地身躯上,只是看着说不出的诡异。

    它咧着嘴淌着口水怪笑着走向毫无知觉的黄樱,慢慢爬上床,肥胖短小的身躯压在丰满高大的黄樱身上,在硕大高挺的乳房上乱吻乱啃,睡梦中的黄美人嘴裏发出呜呜的呻吟,娇躯轻微扭动着,看起来春梦中正发生着一幕幕淫靡场景。

    怪物啃了半天,终于爬到黄樱小腹上坐着,将那黑粗坚挺像个小棒槌的肉棒一点点塞进已经春潮泛滥的酥酥包中,黄樱嘴裏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鼻音柔腻绵软,蕩人心魄,我不由得眉心一跳,赶紧平息静气,调息吐气,将精神恢複清明。

    矮胖老头坐在黄樱丰腴柔美的娇躯上开始颠簸起来,犹如一个骑手骑在自己心爱的大母马身上,这怪物体力极?惊人,撞得黄樱娇声呻吟,粗声喘息,手脚并用八爪鱼一般缠在矮胖怪物身上,因?两人身高极?悬殊,此时倒像丰腴肥美的母亲搂住自己的孩子似地,侏儒般的胖老头的头脸根本够不到上边,只能埋在那对硕大的双峰裏大肆吻舔,伸出长长的长度完全非人的长舌到处乱舔,看上去实在诡异无比,淫靡以极。

    黄樱很快被硕大的黝黑阳物操的淫水飞溅,浪液横飞,被这又深又重的操干弄到了高潮,洩得满床是水,看她那欲仙欲死死去活来的样子,我总算明白了她?什幺平时这般媚态惊人,这般非人妖物的手段那是人间女子所能抵抗?很快让她彻底堕落深渊……

    我看着卧房内,渐渐升起了一层层薄薄的白雾,只是在血眼之下一切皆是虚妄,只见一个白皙高挑的美人闭着眼死死搂住一个黑胖短小的古怪老头,被老怪物操的浪叫连连,扭腰摆臀,将老头颠簸得上上下下起伏,肌肤渐渐变成粉红,香汗淋淋,显见得情动已及,老货动作又快又猛又深,次次见底,把个大床摇晃得吱呀作响,随时像要散了架。

    黄樱洩了一次又一次,叫得声嘶力竭死去活来,沙哑的磁性嗓音焕发出惊心动魄的奇异魅力,惹得上面的老怪物怪叫连连,喉咙裏发出非人嘶吼,像野兽的嘶鸣,猛地射了一股又一股白浆出去。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它射精后略微喘息一会就趴在女人胯下撑起丰润的大长腿,狗一样在双腿间允吸,将那一大堆浪液精液全部吸进肚子,实在是恶心至极。

    吸完之后又下身狰狞勃起,继续插进去猛操,就这样操了射射了操,黄美人不知道高潮多少回,一直到东方微白,鸡鸣初起,矮胖老头方才又化黑气而去。我赶紧捏起法决,那黄樱眉心的血眼化成无数血色蝌蚪,瞬间消失,然后在那团要溜走的黑气上一闪而过。

    血眼不仅能监视,而且可以化作符文粘附,好比信号标记一样,这样妖物就无所遁形了,便于顺藤摸瓜。我简直能够想象得出在那个青铜兽印上面感受到浓浓符文波动时的情景。

    淩晨的妖魔灵力犹在,不可力敌,所以我又等了数个小时,直到天亮后,天光大作,朝霞遍天,方才志得意满的走向兽印存放之处,边走边想着各种应对之术。

    世事不尽人意处,十之有八九。我惊讶得无以複加,瞪着眼前这个毫无半点感应的青铜印,看着那古朴苍劲的夔纹,无言以对。

    失算了,彻底失算了,完全不是这幺回事!怎幺办?怎幺办??什幺?

    完全没道理啊,难道不是这东西?可是故老代代相传,秦朝以上东西决不可碰,早已是铁定的红线,我的思绪简直是一团乱麻,连黄樱什幺时候走到后面都不知道,直到她一双丰润洁白的双臂从背后抱住我,整个娇躯都扑在我背上簌簌发抖。

    「我是不是很放蕩?你都看见了什幺?」她流着泪,颤抖的嗓音沙哑着,散发出迷人的妖异魅力。

    「没有什幺,你坐梦了,恩,我会找出根源的,给我点时间」我安慰着她,当然不能把真相告诉她,这一切的罪恶,就当是场噩梦吧,只要我知道我承受就可以了,她就当一个一无所知的傻瓜好了。

    我默默的思索着,踱着步,详细地回忆着所有的一切,企图找出其中的蛛丝马迹,黄樱看我一脸严肃默默不语,也亲昵地挽着我的胳膊,陪我一起走着。不知不觉,我们居然已经走到了院子裏,看着这满院的绿色美景,小鸭戏水,我长歎一声,实在是可恶啊。

    此时一只雪白哈巴狗跑到我脚下,摇着尾巴好奇的?头看着,黄樱摆摆手,它很知趣地叫了一声,转身跑了,在一棵大树下转了几圈,然后猛地尾巴倒竖,扭头就溜,也不知怎幺就受了惊,我颇?奇怪,走过去一看,只见一个灰毛黑纹的胖乎乎的小东西正蜷缩一团在树底睡觉,发出微微的鼾声,像人一样。

    这不就是那只狸子吗,没想到狗居然怕它,我摇摇头正想走,突然一愣,接着朝它走进几步,一股强烈的符文波动逐渐清晰的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是它!是它!是它!

    黄樱见我发愣,笑着说这只是他老公的朋友从深山老林裏带出来的,据说又把年纪了,平时除了吃就是睡,除了她亲手喂食之外谁都不理,呆头呆脑的。

    没错,就是它,就是它!我全明白了!狸子本就与黄仙、狐仙并称三仙,是最容易成精作怪的动物之一,擅长变形术与幻术,经常将树叶变成钱币骗人,而且狸子生性好淫,阴囊极大,据说成精之后能够用阴囊变形成各种物件,甚至大船的船帆!回想起那个矮胖老头的胯下之物,一切都严丝合缝,那老头的古怪嘴脸我一直以?是那印上的怪兽,现在想起来不就是狸子的宽吻塌鼻黑眼圈的面孔吗?

    趁他病,要他命!这妖物正睡得香,我悄悄?起衣袖,露出裏面那把绯红刀柄微微透明刀锋的奇异弯刀,红袖刀若作?宝器发动起来自然要求诸多,轻易使用不得,我获得传承时日尚浅,无法运用得如臂使指,使出上一次一刀断头瞬杀湘西尸王的惊天一刀,但假若只是当做普通兵器挥舞却完全没有问题,虽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但对付这种货色完全是杀鸡用牛刀。

    对着惊呆了的黄樱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一个幻步瞬息间掠至正呼呼大睡的狸子身后,从袖口轻飘飘飞出一道三分凄清,三分惊豔,三分落寞,一分不可一世的刀光,这是怎样的刀光啊,绯红如雨,凄美如梦,只是梦醒时,就是魂断日,一蓬血光飞起,一个圆乎乎的脑袋在半空中打着转滴溜溜滚着,好半天才落下,扎起一堆尘土,双眼紧闭,犹自在梦中。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把前因后果告诉了黄樱,当然,省略修改了很多不必要的地方,但仍然让她泪流满面,颤抖不已,扑进我怀裏放声大哭,像极了一个受欺负的小女孩。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很显然,黄樱大美人很喜欢我,这种好感颇让人意外,但她羞涩的表情做不了假,她动情了,不知道什幺时候起,也不知道谁主动的,我们相拥在一起,搂抱着,拥吻着,她醉了,死死搂住我的脖子,吻得如癡如醉。

    我们上床了,做爱了,在卧室裏,一遍又一遍的开垦着,让她娇喘吁吁,她一个翻身,反压在我身上,摸着我的脸癡癡看着,眼裏全是癡迷与爱怜,俯下身深深吻着,肥美的香臀蠕动着,吞吐着下面的肉棒。我们一次次的放纵,除了吃饭喝水就是做爱与调情,白天疯狂到深夜,尽情发洩着,她一次次娇呼着小老公一次次大洩特洩,死去活来。

    我们整晚做爱,果然妖物被除,一切恢複平静,她很开心,这幺长时间终于能在清醒情况下和自己喜欢的人做爱,这让她格外饑渴与疯狂,缠绵得一夜到天明。

    第二天,我必须走了,新的单子又到了,这次是个大家伙:莲城市郊出现了王鬼级别的鬼王——九子鬼母,尽管她是敌是友态度尚不明确,但这个传说中的鬼神每次出现都能带来腥风血雨,守夜人必须去确认她的来意,以及出现意外时的对策。

    我们依依惜别,黄樱又哭了,抱着我亲着吻着怎幺都不够,最后要我无论如何以后一定要常来看看她,此刻的女强人完全变成了小女人。

    夜晚到了,黄樱静静地躺在床上安然入睡,没有了妖物作祟感觉实在是好极了,很快就进入梦乡,嘴角挂着甜甜地微笑,不知道想到了谁,美的无以複加。

    子夜,月黑之时,夜突然静下来,虫不鸣了,风不啸了,角落裏的青铜狰狞兽印似乎动了一下,那兽眼仿佛在转动似地,透露出一股苍凉古朴到极限的强烈气息波动,整个空间都震蕩起来,接着空气水波似地蕩漾起来,兽嘴裏冒出一丝丝灰色的诡异气丝,向着大床上睡得香甜的黄樱大美人游去。

    在这蒙蒙灰气游丝之下,卧室发生了让人目瞪口呆的魔术般的变化:大床,家具,窗帘,各色物品全部蜕变,墙壁斑驳,地闆变形,吊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屋子的蜡烛油灯,家具全部变成了殷商时期充满远古气息的简陋的木质桌椅,几个青铜鼎分布在房间角落,豆大的灯焰晃动着,宛如时光倒流回溯到千年之前。

    只见黄樱那丰满硕长的娇躯诡异的凭空浮起,像被钢丝绳吊着一样悬停在空中,这等诡异的场景却没有让黄樱有半点的感觉,睡得似乎更沈了,灰雾越来越浓,隐隐有兽吼传来,突然,美人的长裙被脱下,小内裤自动从脚踝掉下来,就像被无形的手拉下来似地,接着,美人闷哼一声,就如同被什幺东西压在身上耸弄,丰韵火辣的酮体一耸一耸抖动起来,就像在交媾一样颤抖着,被撞击得披头散发,嘴裏发出呜咽的娇喘呻吟,闭着眼叫着床。

    斑驳古旧曆史沧桑的卧室裏,怪异的一幕正在上演着,大美人如提线木偶一般悬停在大床上空,双腿外分,下身淫水直流,娇媚地不断呻吟,闭着眼摇头晃脑着,被奇异的波动逐渐带到绝顶的高潮……

    无限深夜,无尽黑暗...

                
【完】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